中國民主促進會石嘴山市委員會歡迎您!
您的位置:首頁 >> 理論園地

《中國價值》極簡史

發布日期:2018-05-25 18:21:47
 

價值是民族的靈魂。每個民族在其曆史發展過程中都會形成一個價值系統,正是這一價值系統主導着不同曆史階段的意識形态,指引着不同時代的社會發展方向,也決定着各自興衰更替的曆史變遷。


黨的十九大提出:堅持馬克思主義,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、創新性發展,繼承革命文化,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,不忘本來、吸收外來、面向未來,更好構築中國精神、中國價值、中國力量,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。


随着中國的迅速崛起,中國價值也必将走向世界。但中國價值并不追求“普世性”,而是用中國價值協和世界,堅持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的原則,追求“和而不同,美美與共”的目标。這就決定中國價值具有最大的公約值。用中國價值協和世界,就是徹底摒棄“叢林法則”,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,實現天下一體之仁。

《中國價值》極簡史


周文革命

遠古時期至商末周初

特點:

文武周公制禮作樂

武王伐纣和随後的“大封建”

以“德”為核心,以“禮樂”為形制的價值體系


發展始末:

夏商兩代晚期出現統治危機,促使統治者改變治理方式,實現社會轉型。“湯武革命,順乎天而應乎人”,實現了從“神本”到“人本”的轉變,确立了人的價值和人的本位。


周初政治家提出敬天保民、倡導人文、推行教化,并創建禮樂制度,奠定了中國數千年的人文價值傳統。


儒家革命

春秋末戰國初至西漢中期

特點:

百家争鳴

罷黜百家,獨尊儒術

以“仁”為核心,以“倫理綱常”為形制的價值體系


發展始末:

春秋戰國時期,周文疲敝,禮崩樂壞,天下大亂,道術之為天下裂,人們不能不重估一切價值,對周朝禮制進行重估。在這種情況下,出現了“百家争鳴”的局面。在諸子百家中,孔子繼承了周文革命奠定的人文傳統,建立了以“仁”為中心的儒家價值體系,實現了從“人本”到“仁本”的升華。


以後,漢武帝實行“罷黜百家,獨尊儒術”的文化政策,使儒家價值體系成為中國的統一價值和官方意識形态。


理學革命

唐中期到兩宋

特點:

綜合儒釋道

以“理”為核心,以“天理人心”為形制的價值體系


發展始末:

魏晉以後,中國進入長達數百年的混亂時期,北部遊牧民族進入中原,南北分裂甚至天下大亂。一方面,儒學分化,自我閹割,經學衰落,傳統價值失去進一步創新的能力;另一方面,佛道兩教肆行,中國價值傳統受到沖擊,緻使道統衰微,命懸一線,中國士人不得不承擔起“為往聖繼絕學”的曆史使命。


在這個過程中,從韓愈開始,經範仲淹、張載、二程(程颢、程頤)、朱熹、陸九淵等,建立了以“理”為核心的價值體系。這個理以“天理”為最高價值,以性理、情理、事理以及物理為普通的世俗價值,既包括“形而上”的理,也包括“形而下”的理,使儒家的倫理價值傳統進一步理性化,實現了從“仁性”到“理性”的轉變。


現代化轉型

明晚期至今

特點:

“五四”運動

馬克思主義、西方現代價值與正在複興的中國傳統價值共同構成


發展始末:

近代以來中國傳統社會走向衰落,中國傳統價值也陷入危機。


中國價值新的革命是從“五四”開始的。“五四”提出重估一切價值,通過一場“離經叛道”的學術思想革命促進社會觀念革命,使中國價值的舊有傳統迅速消解。然而,此後中國的社會變革斷斷續續,價值消解卻沒有接下來的價值重建。


中國價值的現代化轉型需要進行新啟蒙、新傳統和新綜合。經過百年來的奮鬥,中國的現代化逐漸走向成功,中華民族也逐漸走向新的成熟,應該完全能夠利用自己民族的理智來思考。所以,我們必須重新認識我們自己,重新認識我們自己的民族,重新喚起民族文化的自覺,堅定地确立文化自信。經過百年的現代化過程,馬克思主義、西方現代價值與正在複興的中國傳統價值共同構成三種思想傳統。這三種思想已經共同構成中國價值的内涵,并且已經在彙入中國的價值傳統之中。所以,新傳統就是在承認這種思想綜合的基礎上,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,吸收西方現代性價值,實現中國價值傳統的創造性轉化,通過綜合創新構建一個全新的價值體系。這就是中國價值革命的目标和曆史任務。

中國價值

高德步 著

定價 59.00元 / 2018年5月